邻居家的狗

2019.11.08 - 怒晴

很讨厌邻居家的那条狗,准确的说不是讨厌,是恨。
一只大黑狗,站起来能一口咬断我的脖子,不知道邻居什么时候开始养的,只知道每次一见它,它就跟得了狂犬病一样朝我不停地吼。
疯狗的声音像一个泼妇歇斯底里的咒骂,它的嘴里不断往外躺着粘稠的口水,黄色的牙齿锋利无比,浑浊的狗眼,脏兮兮的毛像是扒下来的死人皮,看着简直让人作呕。
好几次,他差不点扑上来咬死我。
别人经过它的时候它都趴在地上,萎靡不振,只有我经过的时候它才会腾地立起来。
几次跟邻居交涉无效后,我忍无可忍。终于有天晚上煮了一大盆滚烫的辣椒水,趁着邻居睡着了,一股脑全都泼在了它的身上。
看着它痛得满地打滚,眼珠子被烧烂,浑身的皮都脱落了下来,冒着烟,别提有多解恨。
回到家,我吹着口哨走进卫生间里,把身上的味道去掉就完事大吉。
但就在这时,我看到在镜子中,我的身后无声无息的站着一个蓬头散发的白衣人,白色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我。
“那只臭狗可算是死了,每回它的叫声吵得我都找不到你家的门。”

- END -

1,000
0

已关闭回复!

那只蟋蟀罐里的秘密

  转眼,一年过去了。这天,王知名刚要出门去找人斗蟋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忽然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只古色古香的瓷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