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夜游阴阳界

2019.09.19 - 怒晴

民国72年左右我在念高中,我那时考得不好,所以念普通的高职,我们是男校,那时学生有个怪癖,出去玩时一定要约女校的学生,而且规定男生一定要带女生,否则就没面子,很丢脸。那次除了我们五个很好的同学,还约了五个金瓯商职的女生,总共十个人就一起出去玩,我们那天决定从淡水的淡金公路一路夜游到金山,一路上很好玩,风景很棒,我们刚开始的计画是用走的,走到金山大概天就亮了,然后回家睡觉。 

刚开始走非常兴奋,因为读工科的关系少有女生相伴,这次和女生出来玩,又一路看风景,觉得分外高兴,走著走著大家都脚酸,我们就决定去租自行车,结果就租了当时非常流行的协力车,十个人租了五辆,加上我们事前就知道要度过晚上,所以装备十分齐全。开始骑时虽然遇到上下坡时骑起来很累,但觉得很好玩,后来天色渐暗,我们就把车灯打开,再接再厉的骑,一路上没什么人,我们一边唱歌,一边聊天的骑著骑著,远远就看到旁边电线杆有一个中年男人蹲在旁边上厕所,所以我们想如何整他,就想出一群人出其不意的去吓他,虽然旁边有同学反对,不过我们觉得好玩也就不再理会他。

决定以后,我骑第一个接近那个男人,正当我说‘哇!’吓他,然后不管他往前走,就听到后面自行车一辆接一辆倒下去的声音,我觉得很奇怪就转回来,口中还在抱怨同学连吓人都不会,但是,我看到那个男人回头看我,我一看当场楞在那边,那个人脸白白的,竟然没有五官,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全身发抖,就说:‘跑、跑、跑’,然后大家就跟著我拚命的骑,骑得好快好快,那时大家小脚都很酸,可是顾不了那么多,骑了很久很久,已经受不了开始喘气,因为骑上下坡使得全身好累,结果我的灯竟然开始亮、暗、亮、暗,非常奇怪,因为它的动力是来自脚踏车,骑得越快应该越亮才对,可是我们实在累了,就决定把车停下来,十个人手牵手在路旁等。

远远的看见有车灯过来,我们很高兴想上了车赶快回家,就不要再夜游了,车子快接近时看起来似乎是警车,就更高兴了。后来我们拦下那辆警车,我过马路一看当场楞在旁边,‘车上没有人’,我觉得那时候我好像失禁,感觉什么水都流出来了,我一急抓著旁边两个女孩子说‘跑啊!’跑了一阵子,才感觉旁边抓的那两个人是有温度的。我们跑了很久,终于看到灯光,那是一个军营,我怕又遇到那个,我想起我妈曾对我说‘好兄弟是没影子的’,我仔细看那个阿兵哥是不是有影子,确定有时,我走过去跟他们说我们遇到的事,并问他是否可以让我们待在这边,因为部队的阿兵哥多,阳气较旺,他们说好,还跟我们聊天。 

 

天亮后,我们跟那阿兵哥致谢后就往回走,走差不多一、二公里,就看到我们的脚踏车摆在旁边,没看见其他七个人,我们找了一根绳子把五辆协力车串在一起,我们还是很怕,根本不管车子好不好骑,就开始骑,经过了军营,我们还跟阿兵哥招手说再见。大概骑了一、二公里,就看到那七个同学跪在地上哭,也不理我们,我们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昨天事情发生时就乱跑,跑到这边看到一户很大户的人家,他们就去敲门,那主人很殷勤的带他们进去,给他们吃消夜,还放热水给他们洗澡,他们不但不害怕,还看电视才去睡觉,到早上时被太阳晒醒,一张开眼睛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一片坟场。

我觉得他们到的地方有可能是一个幻象,而且他们还洗澡、吃东西、看电视,实在是不可思议,于是问他们:‘你们是不是在骗人?’,他们说真的没骗人 因为他们都走不动,于是我跟他们说:‘你们在这等,我骑车去找人来’,我骑很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帮忙,然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从此我们十个人没有再联络过,见面都装作没看到,因为很害怕再想到这些事情。

- END -

1,103
0

秀才的三次“求神问种”

  原来,古时的庄稼人大都要靠天吃饭,春种秋收,只有春天播对了种,秋天才能获得个好收成。为此,也就自然形成了春天“求神问种”的习俗,田家老大也不例外。不过,老大说,他求的这位徐老是位与众不同的高人,不但算得特别准,还特别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