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不救亲孙女

小胖     静山路的尽头,绿树掩映之下,是一座精致气派的小洋楼。隔着雕花铁门, […]

鬼战友

    探亲假结束了,战士小吴踏上了归程,火车缓缓的开动,小吴看看窗外的风景,盘 […]

招魂棋盘

夏日的微风     “碟仙碟仙请出来…… […]

关中怪谈之义刀

xiemengze     自从五叔重新开始帮人解决悬疑的事情之后,他的人气有一 […]

黑伞藏鬼

    前不久和朋友川子小聚,哪想他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说他撞鬼了。  & […]

雪山传说

李尔登     “很久很久以前,深山里有一个小村庄,村长的女儿爱上了 […]

养育之恩大于天

小胖     生养恩情大过天,可是到底是生恩大,还是养恩大?王宝奇跪在养母的遗像 […]

叫你一声

小拾光     追魂     我追着一个游魂来到一 […]

列宁是被毒死还是病死的?

列宁在临死之前,暗中口述了《给代表大会的信》,这一文件将作为“列宁的遗嘱”载入史册,因为他提出的条件是这封信应当在他死后举行的那次代表大会上宣读。在这封信里,他评价了自己所有的亲密战友,并且指出了每个人的相当重大的缺点。斯大林是列宁最后说到的一位。领袖把斯大林同托洛茨基放在一起进行了评价:“分裂的危险,一大半是由他们之间的关系造成的,而这种分裂是可以避免的……把中央委员人数增加……就可以避免分裂……斯大林同志当了总书记,掌握了无限的权力,他能不能永远十分谨慎地使用这一权力,我没有把握。另一方面,托洛茨基同志……大概是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最有才能的人,但他又过分自信,过分热衷于事情的纯粹行政方面。”

冰雕玫瑰

搬来的第一天,匆匆收拾后,安文便倒头大睡。他睡得很沉,希望一天的疲乏能在一夜之间得到释放。睡到深夜,忽然,他感觉到天花板有液体一滴滴往下掉,落在脸上,还有“嗒嗒”的声音。安文坐起身,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出乎意料的干燥,没有任何液体的痕迹。难道刚才是梦?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猛地,安文的眼睛就定住了。

看更多